Liu

爆笑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澈:

這幾天補了一下電影,覺得這張截圖很到位(?) 三個人表情完全不一樣😂
來啊,互相傷害啊www

八十一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说着Our Colin然后放一张老农民照哈哈哈 新时代农民的榜样!都柏林的骄傲!人有多大胆滴有多大产的杰出代表!姑娘小伙们!跟着囧林爸爸种地!种出新生活新机遇!不仅学到一身精湛的爱尔兰老工艺!更有十节撩妹撩汉好课相送!(via:twitter @colinfarrell_kr)

【HE】golden egg?

這篇真是太棒啦 不愧是學姊寫的肉真是好吃啊prprprrrrrrrrrrrrrrr

以償_。:



白煮蛋、荷包蛋、溏心蛋、歐姆蛋、雞蛋捲、煎蛋、烘蛋、蒸蛋、滑蛋、滷蛋、炒蛋、炸蛋……


 


均衡攝取,身心有益。


不過,有顆太陽蛋,是專屬他的限定。


 


「新年第一天的早餐,還喜歡你的蛋嗎,Mr. Hart?」


 


趴在紳士胸口,騎士促狹地眨眼,探出舌尖在解開衣釦的胸膛輕舔,圓潤的臀部挨著將眠將醒的那處蹭呀蹭。


目光半垂,紳士伸出手,帶繭的指腹輕輕磨過騎士裸裎的臀肉,發燙的體溫在掌心微顫,勾起他唇線輕揚。


而對於如何點燃彼此的瘋狂,他們自是瞭若指掌,並且,易如反掌。


 


「我以為你清楚,比起光溜溜的蛋,我更喜歡親自剝開蛋殼,親愛的。」


 


另一只手輕撫在枕邊人的臉龐,騎士熟練地將紳士的指尖捲進口中,柔軟濕熱,同時飽滿韌性,滴出唇瓣的津液,儼若他將要填滿的那張小口。


 


「所以我留了一件給你拆啊。」


 


調皮地在指節輕嚙,騎士將跪趴的雙腿跨得更開,捉住紳士按在臀上的手,帶領著徐徐向下、往後……


 


「大概像是瓶塞的功能?反正你射在裡面也可以塞回去。之前你說的,要讓我一整天裝著你的東西。」


 


騎士的口吻如斯理所當然,儘管藏不住耳緣一絲微赧。紳士靜靜凝視那雙情動的眼睛,是呢他的健康的、溫暖的、頑皮又體貼的,多麼可愛的太陽蛋──


 


「那麼,享用前先檢查熟度,我想是可以的?」


 


美食當前,不吃是笨蛋。


早安,早餐。














×Fin








不知所云記:




叔跟蛋本來就有蛋啦咩嘿腥年快熱=艸=(被秒XDD)


農曆年前工作會有點忙,更新會慢下來(艸)









喜歡TTTTTTTTTT
感覺這對就是虐戀😭

人止:

肝完了帝都slo10的GGAD无料!【赶的急超潦草😭

假设老格最后活下来的梗,看了娘娘的巧克力蛙工厂于是画了倒霉孩子们和老格!

新年快乐!

澈大真的很煩欸wwww(稱讚
怎麼那麼有才,每次看都笑到失智

阿澈_CHE:

來發聖誕禮物囉

一則更新~

再度登場的大舅子

有這種哥哥還能脫單

Newt也是不容易啊> <


對了  其實手機看圖會比較清楚喔


科林蜀塾就是棒👍

染烟:

世界需要更多的科林叔叔们!!!!


姿势有参考嗷^.=

Nuvem:

红线(敲黑板)重点看到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她(Tina)才是他(Newt)想说服的那个人”
(果然这里Newt就喜欢上Tina了(罗姨你真懂)

【神奇动物】人间真实 2 (Gramander)

小郁闷:


一个正剧。关于信念、爱、理解与坚持。


Chapter 1


前情:美国魔法国会以违反3-A条例为名收回鸟蛇蛋壳并对雅各布施加遗忘咒,格雷夫斯要求纽特·斯卡曼德交出遗忘药剂配方以备傲罗调查,二人激烈争辩后不欢而散。


这一章让我恶趣味地洒一点狗血x





愤怒是不能解决问题的,这种情绪指向作战经验丰富的外国傲罗头目时尤甚。


离开世界大战的东线战场之后,纽特愈发清楚这一点。


他正以一人之力面对整个冰冷阴沉的美国魔法国会,必须得有人帮他。


 


亲爱的卢卡斯:


我已经在一周之前回到伦敦。随信附上一缕独角兽的毛发,它是我在欧洲的森林里解救一只幼兽时得到的纪念品,希望这能对你的医学研究有所助益。


很遗憾没有机会与你一同喝下午茶。经MACUSA邀请,我很快又要回到美国,参与一场与魔法生物相关的调查,其中牵扯到一个有趣的魔法医学现象。


当事人是一名麻瓜,他在服用了蜷翼魔毒液为主要原料的遗忘魔药之后,又被重复施放了遗忘魔咒,目前后遗症不明。美国魔法界对麻瓜知之甚少,所以我很好奇圣芒戈医院是否对相关事项有过研究。


殷切期盼你的回信。


你真诚的,


纽特·斯卡曼德


 


蒂娜:


我明天会出发前往纽约,大概在三天之后到达,希望届时能拜访你和昆妮。请尽快回信,他们在雅各布身上用的是哪一种遗忘咒。麻瓜的生理特征和我们不同,重复叠加的魔法效果可能对他造成影响。


纽特


 


直到猫头鹰扑扇翅膀的声音再也听不见,纽特才阖上窗户,疲倦地躺下来。这时他想起来,晚饭的餐具还在桌子上原样摆着。


忒修斯又得皱着眉头数落他一顿,纽特不安地想。凝固在盘子上的油渍向来不好洗,况且他不是个家务魔咒的高手。他能做的也就是明天早晨出发前把盘子泡在热水里,给忒修斯减轻点清理的负担。


当然,另一个选项是现在下去洗了盘子。但是格雷夫斯的客房在离楼梯口最近的位置。一想到要和那个人再谈一回话,纽特就恨不得缩回床上,脑袋一蒙,睡他个天昏地暗。


 


“嘿,皮克特。”年轻的魔法生物学家无意识地把手伸到衣服口袋里,想从他的小朋友那里汲取一点安慰。手指在口袋里晃过了几个来回,触到的却只是无生气的布料。纽特这才想起来,在和格雷夫斯同桌进餐之前,他硬把皮克特的枝条从他手指上拽下来(当然,逃不过被吐着舌头喷了一脸树汁),放回了锁着的箱子里。


 


就连最不容易被人发现的皮克特,也不能带到纽约去。不用多想就知道,纽约的安全警戒等级在抓住格林德沃之后又上升了不止一个等级。况且除非全体傲罗都吃了一打混淆咒,否则他们绝对不可能不检查魔法生物学家是否携带违禁生物。


真是,好极了。


那么,他在出发之前,至少得跟他的每一位小朋友(尤其是心被他伤碎的,绿色的那一位)说个再见。


纽特轻手轻脚地挑开箱子上的锁扣,迈进去第一只脚——


 


咚。


有人在敲门。


忒修斯走路没这么安静。


 


排除法完成,脚收回,锁上好,“麻瓜模式”按钮一按,纽特拽了两下格子睡衣下摆,才去开门。


“啊,晚上好,格雷夫斯先生。”


他应该更有气势一点的,但是刚才的勇气只是一瞬间的爆发,和格雷夫斯四目对视的时候,纽特还是没忍住把头低下去。


 


“晚上好,咳咳,小斯卡曼德先生。”格雷夫斯礼貌地点头致意,“希望我没有打扰到你的睡眠。”


“呃,这个,其实我正要睡……”美国人真是令人绝望。纽特在被格雷夫斯打断的时候才想明白,对方不过是在客套。


“好的,那么我有几句话要说。”


美国魔法国会安全部长,珀西瓦尔·格雷夫斯先生,就这么堂而皇之地穿着白天的衬衫领带小马甲,走进了纽特的卧室里。


还自来熟地靠进了他唯一一张沙发椅。


纽特看了看自己显得愈发皱褶不堪的睡衣,做了个吞咽的动作,突然感觉自己需要一件隐形衣。


“坐下吧,小斯卡曼德先生,我没在审讯你。”格雷夫斯带着笑意摇摇头,“我很抱歉,今天早些时候我不该那么说,我……反应过度了。关心朋友是理所应当的事。”


 


或许他对美国巫师的偏见太深了,格雷夫斯说“朋友”的时候,纽特感觉他的语气显得有点不屑。


这样想着,纽特点了点头,坐在床上离格雷夫斯尽量远的一端,完全忘记了这是他的卧室,他的家,而格雷夫斯不过是个来拜访的异国客人。


 


“我也很抱歉。”纽特决定速战速决。


“魔法国会非常感谢你的协助。但如果你能把配方交给我,通过邮寄的方式送到纽约去,会节约所有人的时间。你也能有更多的精力来写,啊,什么书来着?《神奇动物在哪里》,对吧?”


“非常感谢你的好意,但是我认为,如果能亲自看一看纽约的状况……比如,呃,检查一下美国的雨水和亚马逊的成分差异,可能会对解决问题更有效。”纽特终于找到一个机会。把烂熟于心的借口背出来。


但是格雷夫斯好像不太买账。


“哦?”格雷夫斯站起来,绕着他本就不大的屋子走。安全部部长的阴影被月光拉长,投在纽特的脸上。


“是的,格雷夫斯先生。”纽特强调,“不同地区的自然降水会对魔法生物产生不同的效果。1832年,一位来自苏格兰阿盖尔郡的女巫在印度南部使用了月痴兽的……”


 


“关于魔法生物的讲话可以留待明天。”格雷夫斯在他的书桌旁站定了,伸手去拨拉他没来得及收起的吸墨纸。


纽特全身僵硬。


 


“那是私人信件,格雷夫斯先生!”他徒劳无功地抗议。


“蒂娜?”格雷夫斯拿起吸墨纸,挑眉发问。


年轻的魔法生物学家几步走到桌边,抓回那叠纸,手指头上粘得斑斑点点全是墨迹,琥珀色的眼睛里泛着水光。


“你还在和戈德斯坦小姐保持联系?”和纽特设想的正相反,格雷夫斯竟然没因为他那封信的内容生气。那中年男人的声音里竟然有点笑意。


“是的。”纽特松开吸墨纸。那皱皱巴巴的一小团掉在床上,松开一点,露出仅有的一行字:


“蒂娜:我明天会出发前往纽约,大概在三天之后到达,希望届时能拜访你……”


 


“小斯卡曼德先生,你可以直接说的。”格雷夫斯靠回扶手椅里,十指交叉着架在膝盖上,忍俊不禁地调侃,“就算是在美国,想要见到一位年轻女士也不违法。”


 


纽特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格雷夫斯。


“戈德斯坦小姐是一位优秀的傲罗,我认为给她和她的朋友一个重逢的机会没什么不恰当的。”纽特注意到,格雷夫斯这次提及“朋友”时,用了和上一次完全不同的声气。


“是的,蒂娜非常令人难忘。”他只好顺着格雷夫斯的话说下去。


 


格雷夫斯沉吟片刻,突然拍了拍手:“这样,小斯卡曼德。你现在把那个配方给我,我来给你提交个申请,让你作为安全部特别顾问,研究雨水对蜷翼魔毒液的影响,怎么样?”


看到纽特目瞪口呆的样子,他又补充了一句:“为期三个月,不用到国会上班。”


 


“如果不打搅你的工作,那就再好不过了。”纽特挠挠头皮,从挂在椅子上的外套口袋里拿出他的随身记录本,魔杖轻点,复制了其中一页递过去。


“那么,为了不让戈德斯坦小姐久等,我们最好还是明天早点出发。晚安,小斯卡曼德。”格雷夫斯心满意足地把配方揣进口袋,走了一半,突然回过头:


 


“格林德沃不会这样帮你,你说呢?”


 


纽特满身冷汗,倒在床上,大口喘着气。


梅林在上,他今天晚上一定会做噩梦。

【神奇动物在哪里】人间真实(Graves/Newt)

小郁闷:


私设全员认为克雷登斯死亡,采用微博上“蜷翼魔毒液只能消除不好的记忆所以雅各布没完全忘掉魔法”的解释。


一个突发的短篇,好的我弃疗了是slash也会有后续(葛优瘫.jpg)




美国魔法国会安全部长珀西瓦尔·格雷夫斯在英国出公差期间于斯卡曼德家与斯卡曼德兄弟二人共进晚餐,宾主尽欢。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如果忒修斯没收到来自英国魔法部的紧急通知。


“部里的事,我很快就回来。”忒修斯摘下餐巾丢在座位上,一边披上披风一边对格雷夫斯致以抱歉的微笑。


“公务优先。”格雷夫斯耸耸肩,“如果我能帮到你……”


“不必了,谢谢,只是个小警报。”忒修斯向着火炉走过去,抓一把飞路粉洒在壁炉里,“纽特,记得洗盘子。瓷器不能和锅堆在一起。”消失在翠绿色的火焰里之前,他还不忘向自己的小弟弟叮嘱一句。


“哦,好吧。”纽特对着空空荡荡的壁炉眨眨眼睛。或许是常年和魔法生物相处的缘故,他脸上有着不属于这个年龄的稚气。


 


和格雷夫斯一同进餐实在令纽特压力不小。虽然已经知道之前他在美国遇到的“格雷夫斯”实际上是喝了复方汤剂的盖勒特·格林德沃,面对格雷夫斯时,纽特还是忍不住想缩回他那个施了空间延展咒的箱子里。毕竟,上次他和长着这张脸的人共处一室的时候,对方的钻心咒让他连尖叫的力气都没有。而再上一次……纽特拒绝回忆他是怎么莫名其妙被判死刑的。


令他庆幸的是,格雷夫斯没想和忒修斯·斯卡曼德的怪胎弟弟找话说。直到晚饭结束之前,餐桌上都没发出刀叉碰撞之外的声音。


 


“感谢款待。”格雷夫斯放下叉子,“很高兴能品尝地道的英格兰美食。”


纽特不确定这是褒奖还是嘲讽。


通过观察格雷夫斯嘴角翘起的弧度,他最终假设这句话应该是褒奖。但不论是哪一种,他都不太想和格雷夫斯再单独相处。


“走了这么远的路,你肯定很累了。我来带你去客房吧。”


纽特推开椅子站起来,但格雷夫斯没有动,只是抬起一只手向下压了压。


“事实上,我想和你单独谈谈,小斯卡曼德先生。基于忒修斯不在,我认为现在就很合适。”


格雷夫斯那一压只是单纯的手势,纽特却仍然不由自主地坐回座位上。


“这封信出自你的手笔。”格雷夫斯向纽特推过去一张发黄打卷的纸,用陈述而非疑问的语气说。


 


“亲爱的科瓦斯基先生:


你正在罐头工厂里虚度人生。请收下这些鸟蛇蛋壳作为担保物……”


 


“你从哪儿拿到这个的?”纽特错愕地抬起眉毛。


“很明显,在合众国的经历没能让你记住法令3-A。”格雷夫斯摇摇头,“安全部的工作人员已经回收并销毁了那些鸟蛇蛋壳,并修改了相关人员的记忆。”


“连雅各布的也……”纽特无意识地双手紧握,十指交叉在一起。


“你很清楚我们的法律,小斯卡曼德先生。不会有例外。”格雷夫斯皱眉回答,“因为你和科瓦斯基先生为魔法社会所做的贡献,以及你远在英国的事实,你不会被起诉。但是……”


“请问你们怎么改的银行那群人的记忆?”出乎格雷夫斯意料,纽特竟然毫不担心他自身的处境,而是焦急地问起了不相干的人。


“按照工作规范,傲罗会消除一切与魔法物品相关的记忆。也就是说,麻瓜们会认为鸟蛇蛋壳从来没存在过。“


“他们会认为担保物从来没存在过。”纽特一字一句地指控道,“没有担保物,银行不可能再给雅各布提供贷款。你毁了他的店。”


“说到他的店,”格雷夫斯不得不强行把话题带回正轨,“傲罗发现这位科瓦斯基先生的店内出售与魔法生物外形相似的面包,我们怀疑这与你药水的配置方法有关。我到英国来的另一个目的是带你配置的遗忘药水配方及样本,进行研究以便排除其他漏网之鱼。”


 


屋子里有点冷。


格雷夫斯的第一反应是去看壁炉是否突然灭了,但炉火仍旧明亮耀眼,于是他转回来看坐在他面前的青年。


纽特·斯卡曼德的手正在抖。那年轻人的手是毛糙的,有肉眼可见的伤痕和茧子。现在那双手正紧紧交握在一起,放在餐桌上镶金的瓷器旁边。


那双手正在抖。


“不会再有什么‘漏网之鱼’。”纽特说,“蜷翼魔的毒液会消除不愉快的记忆,只有雅各布对魔法的印象不一样。”


顿了一顿,那年轻人焦急地说下去:“部长先生,雅各布对魔法没有恶意,他不会伤害任何人。”


“没人能保证他永远这么想,也没人能保证其他人不会从他那儿听到什么。”格雷夫斯揉揉额心,感受到由内而外的疲倦。全世界最穷凶极恶的黑巫师正在他们的监狱里,纽约刚刚遭遇了一场劫难,可他却坐在大西洋另一端的晚餐桌前,和一个完全不理解形势严峻的小家伙讲道理。


简直像是学校老师。


“听着,小斯卡曼德。”格雷夫斯不耐烦地敲了敲桌子,决定尽量速战速决,“整个美国正一片混乱,我们没有多余的人手来挨个检查纽约的每个麻鸡。如果你能提供配方,让我们搞明白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安全部就可以把更多力气用在追踪那个默然者残余的碎片上。”


 


纽特用力推开椅子站起来。椅子腿和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响声。


“他叫克雷登斯·巴伯恩,他十七岁,是个从来没机会接触魔法的孩子。”


“他把纽约城翻了个个儿,为了保持魔法社会隐蔽,国会不会冒险让他活下去。”这小子怎么总是抓不住重点?格雷夫斯的耐心耗尽了,“根据保密法第五章第二条,作为美国魔法安全部部长,我命令你交出由雷鸟散播至纽约的遗忘药水配方。”


 


“一切都是为了更伟大的利益,是不是?我知道为什么格林德沃的伪装一年来没人识破了。”纽特的语气和眼神同样冰冷,“你们都一样。”


他后退一步,手揣在口袋里,毫无疑问是在摸他的魔杖。


“我建议你三思,年轻人。”格雷夫斯的眼睛危险地眯起来,魔杖悄无声息地经袖子滑到手里,“你在侮辱魔法国会本身。”


 


“我会和你一起去纽约,在整个魔法国会面前公开配方。”纽特斩钉截铁地说,“只要你准备好了,我们就可以动身。”


“如果你以为皮奎里女士会允许你把你那一箱动物拎进纽约城——”


“别担心,纽约有它们最可怕的天敌。”纽特面无表情地说,“我不会把这些小家伙带过去的。”


“什么?”格雷夫斯下意识地提问。


“你们。”纽特不再看他,转身离开。


 


“客房在楼上右手第一间。晚安,格雷夫斯部长。”